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春从天外来 > 春从天外来分节阅读35

春从天外来分节阅读35

作品:春从天外来

    ,苏慎可贞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动大家伙一起来试验,以便能早日找出最合适的授粉方法,能早日提高梨子的产量。

    不过,即便苏慎的话都是简练了再简练的大白话,还是有许多人都是听的云里雾里的。先,根本就闹不懂自花授粉异花授粉的,其次,也不明白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这会子做什么要这样折腾。何况。这样折腾又能有用吗?

    不过,这些梨农大部分都是老诚人,见苏慎亲自跟他们说,登时都激动的不得了。虽然并不明白可也不在乎这缘由了,二话不说就连声答应了。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面上虽不显。可对于苏慎的话却是不置可否甚至是完全不信的,认为自己和梨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了,该怎么种梨难道还要苏慎这个只知道吃梨的当官的来指手画脚?可随大流是人的天性,既然旁人都连声应允了,他们自然也不会强出头做这个出头鸟的。另外还有极个别的,虽然不情愿这么费力,可打听得知苏慎推荐种植的落花生收益不错,掖县城里城外的更是有好几家榨油坊在建的时候,也忙不迭的就应允了。

    于是乎,头一个清明。苏慎帮着联系蜂农的同时,就领着人四处采集了各色品种的梨树花粉,又跟着蜂农学习怎样收集制作花粉,准备分区域的做试验,看看有没有哪种花粉可以作为授粉品种。

    不过令可贞苏慎没有想到的是。千辛万苦的把花粉收集好了,他们之前考虑了好几个月的“蜜蜂带粉”却并不成功。虽然按照所想在蜂巢门口的平面上撒了大量的花粉,希望蜜蜂从蜂巢里飞出的时候能够粘带上花粉进行授粉。可这现实却是非常骨感的,蜜蜂虽然都飞出来了,可粘带在身上的花粉却并不多,而且飞出来的时候还把花粉都扑拉在地上了,浪费的现象非常严重。蜂巢旁的地面上不一会的功夫就掉落了一层的花粉,看得可贞和一众梨农们俱是心痛不已。

    毕竟,这花粉的收集制作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先,收集花粉就是项对体力、眼力、手的灵活度都非常高的工作。

    人站在树梢上,不但要保持平衡,准确地分辨出有红色花蕊的成熟梨花,而且采摘时的动作还得又快又轻巧,手起花落,毕竟保证每朵梨花都完整无缺。

    然后,摘下来的梨花是经不得久放的,也不能堆放,必须趁着新鲜马上把花药从梨花上分离开来。

    这个活计,可贞在家里也曾试验过。

    不过后花园里头已是没有空余的地方还能种植梨树了,所以只在一株梨树上嫁接了一段其他品种的梨树树枝,所以并没能采摘下多来梨花来,自然的,也分离不出多少花药,更别提花粉了。

    虽然当时可贞并不清楚梨花到底能产出多少的花粉来,可经过这些年不断的试验改进,已经可以确定,一斤梨花只不过能产出一两花药,而这一斤花药里也只不过能产出一两花粉的,所以当初自然是收集不到多少花粉的。

    不过,即便如此,可这采集收集花粉的工作还是把可贞折腾惨了。

    毕竟,采摘梨花就不容易,然后从花中分离花药真是个非常费时费力的精细活计,最后从花药中取出花粉,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必须在适宜的温度下烘干花药使其开放,如此才能得到花药中的花粉的。

    如此繁杂费时又费力的一整套工序下来,花粉的宝贵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可贞苏慎并一众梨农们自然是一丁点都舍不得浪费的。

    而且时间不等人,梨花的全盛期只有这么短短的几天,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看着被蜜蜂扑棱在地上的花粉,可贞咬了咬唇,索性死马当活马医,让人找了竹竿和鸡毛制成了简易的授粉器,告诉梨农们怎么人工授粉。

    可贞大概其的知道,其实在人工授粉前是还需要整枝疏花、去雄套袋的。而且就算是授粉,里头也是有不少文章的。可这些步骤一步一步的到底该怎么做,可贞当时真是一无所知的。毕竟听说和自己亲自动手,那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的。

    不过也是亏的可贞只是个半吊子,并不知道这些步骤的重要性,所以才敢死马当活马医的。

    可不管怎么样,到底苏慎可贞的运气还是非常不错的。

    到了三月初过来一看,有的梨园的座果率还是照旧,可有的梨园的座果率却是要比往年高上一些的。而且,更让众人惊喜的是,用酥梨花粉人工授粉的梨园座果率却是比以往要高上不少的。

    又经过了一年的试验,苏慎可贞已经能够确认,酥梨确实是非常适合给鸭梨进行授粉的。

    于是乎,掖县几乎所有种植鸭梨的梨园里都移栽了酥梨树进园。

    苏慎又游说大家伙疏花疏果,告诉梨农们疏花疏果的重要性和注意事项。御赐同时,

    可贞也在和蜂巢做着对抗。

    人工授粉的效果虽还不错,可却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苏慎领着人做过试验,即便是已经整过枝疏过花的梨树,点授一株梨树也需要两刻钟至三刻钟的功夫。即便招了大量的人手,可还是来不及。

    而这会子,又没有喷粉器可以进行喷粉。

    即便可以用鸡毛掸子在酥梨树上滚动沾上花粉,再在鸭梨树的花上轻轻滚动。可鸡毛掸子只要稍稍有风就不能用,而且沾上花粉后还不能有太大的震动,非常局限。

    所以可贞还是一头栽在了蜂巢上,希望能改良蜂巢让蜜蜂成功带粉。

    试了非常多的办法,一开始可贞苏慎都觉着是不是蜜蜂接触花粉的距离时间都太短,所以身上粘带的粉比较少。

    于是乎,别说可贞苏慎了,就是小九和晏哥儿也在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让蜜蜂多带粉。

    很快,就想出了法子来,让蜜蜂多绕绕多飞一会,加长出行的距离和时间,不就能多带粉了么!

    苏慎便帮着可贞便在蜜蜂出行的通道上增设了路障,结果路障好不容易设计好了,但是蜜蜂又出问题了。拿去做试验,蜜蜂接触花粉的距离时间都长了,花粉确实带的多了也不浪费了,可是七拐八拐的通道把蜜蜂给彻底转晕了,根本就绕不出来了。

    可贞苏慎一头的黑线,小九晏哥儿也傻了。

    不过没关系,再来。

    于是又开始想辙,在试验了无数次之后,终于成功了。

    那就是在通道的上方加了层纱布,花粉就兜在纱布上,蜜蜂则在纱布下面通行。不管蜜蜂怎么飞,只要它想出去,就能粘带上一身的花粉。

    通过这两年的实际运用,可以说,这是目前可贞苏慎可以想到的最好也是最有效的蜜蜂带粉的方法了。

    第四百四十三章 蛰伤

    多谢2423864121的粉红票,多谢多谢~

    可贞正细细看着梨林边上的这一溜蜂箱,苏慎已是向梨农们了解了情况走了过来了。

    走到了可贞身边,手指微动,“老董家这会子应该在人工授粉,要不要去瞧瞧?”

    对这董姓的梨农一家,可贞是并不陌生的。

    毕竟,这家人家算是最早咬牙坚持疏花蔬果的人家。同时,他们家的梨园也是现如今唯一的不进行蜜蜂授粉,而是完全进行人工授粉的梨园。

    在梨树的种植期间,苏慎曾不间断的游说梨农们疏花疏果,再三的给梨农们强调疏花蔬果的重要性。可这效果,却并不乐观。

    尤其是有一年开春作物返青后又生了非常严重的晚霜冻,以至于疏了花的梨树座果率几乎为零。

    于是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很多梨农就再也不敢疏花了。面上虽都点了头,可梨园里的梨花却是半朵都没少的。

    只有这老董家,因为非常认可苏慎所说的,大多数果树开的花都是远远多于最后结成的果实的话,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持之以恒的进行疏花蔬果。

    苏慎可贞都知道没有实打实的有份量的例子,是没有办法说动梨农们的人为的去除花蕾和幼果的,所以也一直都在进行疏花和疏果的试验。知道董家也在进行疏花蔬果后,苏慎每回过来都会来董家梨园里看看,和老董讨论讨论这疏花蔬果的原则方法和注意事项。

    还别说。三个臭皮匠还真是能赛过诸葛亮的。凑在一起这么商量谈论一番,还真是豁然开朗的时候比较多的。如此一来,这么四年过去后,还真是让他们总结了不少经验出来的。

    比如说。在开花少或者遭受霜冻的年份,就不能疏花了,而是要保花保果。否则的话,这产量就更不能看了。

    还有,虽说是疏花疏果,可对梨树而言。尽量减少养分消耗的办法其实有三种,那就是疏蕾、疏花和疏果。

    疏蕾,主要针对的就是梨花的花蕾。一般在梨花现蕾后、花序未完全分离前进行,虽然越早越好,不过同时也有一则,必须在断霜之后,否则的就会造成减产。而疏蕾的时候,目前也只能进行人工操作,用手指轻弹花蕾便可脱落了。

    疏花,一般在花序伸出到初花前比较适宜。毕竟过早的话。很容易将果台枝一并疏除。而太晚的话,当花朵完全开放的时候,又会降低工作的效率。疏花的方法也是人工操作的,一般都是将整个花序的全部花朵掐掉,以利于果台枝的生长和花芽的形成。

    只不过,疏花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这是苏慎可贞并董家人到现在仍在研究的。目前来说,但凡疏花就必须掌握“疏弱留壮、疏密留稀、疏外留内”等等的原则。

    然后疏果,因为梨树的花期常常会受到温度、湿度、光照、授粉等等因素的制约影响,所以坐果是非常不稳定的。所以可贞苏慎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轻疏花重疏果”。

    而疏果的原则,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留优去劣。

    通常来说,果梗长而粗、果形长圆形的鸭梨果实大、品质也好;果梗短、果形扁圆形鸭梨果实小、品质也差。

    所以疏果的时候,要选留下果梗长而粗、长圆形、果形正、无病虫、无伤害的幼果,疏除果梗短、扁形果、畸形果、小果和病虫果等。然后再根据负载量合理留果。留多叶果,疏少叶果;留侧生、下位果。疏朝上果;留壮枝果,疏弱枝果。

    同时,疏果的次序也非常重要,应由内到外、从上到下,按枝条的顺序逐枝进行。防止漏疏或损伤果实。

    虽说目前看来,这一整套的疏花疏果的原则方法还不够完善,可在增产上,却已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了。

    老董家梨子产量正在逐年增高,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可因为老董家在梨园上的收益越来越好,别说掖县本地的梨农们都会过来向老董家取经了,就是隔壁的莱西、莱阳两地的梨农们,也纷纷赶过来学习经验。

    今儿苏慎可贞一行过来老董家的梨园的时候,正巧又有梨农们过来学习人工授粉的经验。

    苏慎可贞没让人上前打扰,只在一旁瞧着。

    看下来后,原本不大放心的可贞倒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了。

    老董家种了十亩鸭梨树,移栽了十五株授粉酥梨树。除开自家大大小小十二口人,又雇了同村的八名乡亲。

    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二十口人,想在一天的光景里把这十亩梨疏通通授上粉,这几乎就是件不可能的事儿。

    不过,当看到老董家改良后的这授粉装备的时候,可贞在心里盘算了一遍,这或许还真是可能的。

    和之前可贞做的一根竹竿加一根鸡毛的简易授粉器不同,老董家的这授粉器是把鸡身上比较柔软的绒毛收集好绑成绒球,再把绒球绑在竹竿前端拴着的特制拐头上,一手拿着事先收集制作好的花粉罐子,绒毛球每沾一次花粉,可以点授将近五十个花序,比可贞之前想到的那种极其简单的点授法效率起码高上十倍。一人一天点授半亩梨树,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看着眼下不管是人工授粉还是蜜蜂授粉,一切都进行的如火如荼,可贞苏慎的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两口子并肩站在一道,又未雨绸缪,说起了之后的肥水管理来。

    毕竟再过两个多月,梨树渐渐进入丰产期后,梨园里最重要的也就是肥水管理了。

    怎样才能实现果子膨大,又改善果子的外观,这也着实需要注意的。

    毕竟这时候还没有钾肥磷肥的,一切都要靠有机肥农家肥。要在什么时候施肥、怎么施肥、施多少肥,这都是问题。

    苏慎可贞说的热闹,一旁的小九晏哥儿也没有闲着,也在比划着怎么设置才能让梨树的枝条舒展伸直,使果树枝条分布均匀,充分吸收阳光。

    梨树是对日照要求非常高的植物,一般来说,是需要全天日照的。可是作为植物,总归是有阴面阳面之分的,一株树上,并不是所有的果子都能晒到足够的日头的。

    在家的时候,可贞早早的就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围着梨树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后,便用麻绳绑住梨树的枝条使枝条尽量的舒展伸直。这两年看下来,这效果还是不错的。

    可到底,那是在家里,后花园里是正好有别的树木可以作为支架的。而这整片的梨园里,除了梨树就只有蒲公英等野花野草了,没有支架,想让伸展枝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的。

    一家四口各自商议着,突然之间,四人齐齐停下话头,齐齐盯着视线所在的汤圆儿。

    虽然各自说着话儿,苏慎可贞四人却从来没忘了汤圆儿。毕竟,这也算是个惹祸的祖宗的。虽然身边有小厮丫鬟们跟着,可却没一个能弹压的住他的。

    所以,当下立即就察觉出汤圆儿的表情不大对,随后看到小家伙张嘴捂脸,一圈小厮丫鬟焦急不已的模样时,齐齐一颗心提了起来,二话不说,赶忙迎了过去。

    “快别捂着了,让娘看看,被蜜蜂蛰了是不是?”可贞快步上前,看着泫然欲泣的汤圆儿,赶紧蹲下身子去拉他的手。

    汤圆儿委屈极了,眨巴着眼睛抿着小嘴连连点头,“生疼生疼的。”

    可贞心里一揪,也是生疼生疼的,小心翼翼的拉下汤圆儿的手,和苏慎细细看了看汤圆儿右边脸颊上已经红肿伤口。

    幸好,并没有残留的蛰刺。

    只是,还是掩饰不住的担心,“也不知道是蜜蜂还是黄蜂蛰的。”

    苏慎眉头紧皱,一把抱起了汤圆儿,一壁问着他什么感觉一壁往回走。

    小九的脸瞬间苍白,旁的不知道,可黄蜂有毒她是很清楚的。

    抿了抿唇,突然想到了什么,“娘,我带了紫金锭,我这就去准备。”说着就拎着裙子一径跑了,身后跟着一溜丫鬟。

    晏哥儿走过来扶了可贞,可眼睛却如探照灯似的在汤圆儿身上上上下下的搜寻着,总算,在汤圆儿的衣裳上现了一只蜜蜂,登时松了一口气,立即把蜜蜂捉起来捏死了,看的汤圆儿眼睛瞪得老大。

    “娘,您别急,是蜜蜂。”晏哥儿先安慰可贞,随后转身吩咐人去准备盐水,又弯下腰采摘起蒲公英来。

    因为知道是自己逗弄蜜蜂才被蜜蜂蛰的,所以汤圆儿虽眼里含泪,却并不敢哭。再加上被苏慎抱在怀里,娘亲又拉着他的手不停的安慰他,小家伙心里一下子就满足的不行了,连脸上的伤口都不觉着有多疼了,连声问着哥哥采蒲公英做什么。

    苏慎没空理他,抱着他回了马车。

    小九已是把紫金锭、热水、盐、手巾等等物品都已是准备好了。先用温盐水清洗伤口,又研磨了紫金锭湿敷在伤口上。一刻钟过后,眼见汤圆儿没有任何其他的症状,伤口也不疼不肿不麻了,一众人总算是放心了。

    不过,也是到了上规矩的时候了。

    第四百四十四章 见智

    汤圆儿狡猾狡猾的,因为总闯祸,所以虽然年纪小,可对苏慎可贞的情绪把控已经挺到位的了。

    所以很快就觉察出马车里的气氛貌似有了以往风雨欲来的趋势了,当下就把整个人团起来往可贞怀里缩了缩,又先知先觉的缩了缩脖子,先下手为强,咧着小嘴眯着眼睛朝着可贞笑,“娘,我不疼了。”

    怎么看怎么乖巧,怎么看怎么可爱,丝毫没有让人气的牙痒痒的无赖模样和小霸王的做派。

    可贞自然知道虽然没有再引起其他的症状,可到底被蛰了一口,哪有这么快就恢复的,所以看着汤圆儿这副讨好的小模样,这心里又心疼又热乎。可到底,该上的规矩还是半点都不能落了的。

    叹了一口气道:“宝贝儿,你知道吗?一只能采蜜的蜜蜂的寿命只有三十天到四十天,可短可短了。而且刚刚出生的小蜜蜂因为太小又不能出来采蜜,所以蜜蜂可以出来采蜜的时间只有二十天左右的。”

    汤圆儿一听到可贞开口,这心里登时就揣揣上了,完全不知道自家娘亲这回又要怎么收拾自己了。不过听着可贞娓娓道来,倒是好奇上了,毕竟还是头一遭听说蜜蜂原来这么可怜,登时脸上顿时满是怜悯之情,扳着手指头,“只能活三四十天吗?好可怜啊!”

    “是啊,人家已经这么可怜了,结果呢,你瞧瞧,因为你的调皮捣蛋,那只小蜜蜂连三四十天都没能活到就非自然死亡了。”

    刚刚可贞已是询问过汤圆儿身边的丫鬟小厮了,果然,是这个皮猴想要去捉蜜蜂才会被蜜蜂蛰了那么一口的。其实想想也知道,蜜蜂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主动攻击人的。今儿出来。因为知道有蜜蜂,所以可贞小九也都是做好了防范措施的,没有穿黑色衣裳,没有携带有刺激性气味的物什。再加上今儿风又不大,只要你不招惹它,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而汤圆儿出来的时候,也被可贞反复强调过的,只不过小家伙显然没有往心里去,或者说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这危险性。

    顺着汤圆儿的思路继续往下说,汤圆儿一听这话立马就急了。音调虽不高,可紧紧拽着可贞衣袖的手透露了他的紧张和急切,“我没有。”说着小眼神怯怯的瞟了一眼晏哥儿,更小声道:“是哥哥把蜜蜂捏死的。”说着又替晏哥儿辩解道:“哥哥是在给我出气呢!”

    可贞哭笑不得。“哥哥才不是替你出气呢,你自己招惹了蜜蜂蛰你是你的错,哪来的道理替你出气的?”

    汤圆儿努了努嘴,满是不解,偏了偏头看向晏哥儿。

    晏哥儿弹了弹他的脑门没说什么,汤圆儿捂着脑门扁着小嘴又委委屈屈的去看可贞。

    可贞没理他。只道:“刚刚那只蜜蜂啊其实在蛰你的时候就已经把肚子里的内脏都带了出来,不用多久,它自己也会死的。”

    汤圆儿满脸的不敢置信,没想到蜜蜂竟这样倒霉。明明是他先动的手。结果蜜蜂只蛰了他一下,他还没怎么着呢,蜜蜂自己竟就翘辫子了。

    “它怎么这么笨啊,它可以不蛰我的,我没想怎么样,没想骂它也没想打它,只是想和它玩一玩……”汤圆儿越说越失落,越说越懊恼。到最后都有些鼻音了。

    “可是蜜蜂不知道呀。你一直想要抓它,一点都不友善,它本能的反应就是觉着受到了威胁了。觉着你要伤害它。所以啊,它也是本能的用自己的刺去蛰你,先起攻击的。”

    孩子的天真是最残忍的,汤圆儿确实没想把蜜蜂怎么样。而且这些年来家里也养过不少的小动物,因为亲手饲养的缘故,所以汤圆儿亦是有着爱怜之心的。可刚刚因为他不自觉的产生的攻击性,让蜜蜂瞬间警戒了起来,自己受到了伤害的同时也牺牲掉了一只小蜜蜂的性命,可谓是血淋淋的教训。

    所以上规矩并不是主要的,可贞并苏慎其实都是希望汤圆儿能够吸取教训,也希望能够矫治汤圆儿时不时显露出来的攻击性,教导他友善的对待人事物。

    可贞说完后,苏慎又进行了补充,告诉汤圆儿蜜蜂是群居动物,所以今儿是他的运气好,否则的话说不定还会引起蜜蜂的围攻,到那时候,就不只脸上这么一个小包包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汤圆儿心有余悸的连连点头,吸着鼻涕告诉苏慎可贞,以后再也不去招惹蜜蜂了。

    可贞笑着把汤圆儿搂在了怀里,苏慎摸了摸汤圆儿的脑袋瓜,汤圆儿眯缝着眼睛,脸上总算有了淡淡的笑容。

    不过下车后,想了想还是扒拉着晏哥儿的袍子,问着哥哥为什么要把蜜蜂捏死。

    晏哥儿蹲下来,拉着汤圆儿的小手不让他去碰脸上的伤口,向他解释道:“蛰完人后,其实蜜蜂是更疼的,哥哥只是想让它减少些痛苦。”

    汤圆儿皱了皱眉,垂头嘀咕了半晌抬起头来,懊悔的问着晏哥儿,“可是,可是小蜜蜂的寿命已经够短的了,我惹它生气了,害的他蛰我把刺都掉了已经够可怜的了,为什么不能让它多活一会儿呢,哪怕只有一小会儿,哪怕它会很痛,也会很好吧!”

    听了汤圆儿的话,苏慎可贞并小九晏哥儿都愣住了。

    极少数的,面对孩子们的问题,苏慎可贞做不出相对合理的解释。

    而且自此后,对于这个问题,一家子时不时的都会产生一些争论。而且一直到很久以后,都没能得出一个合理的论断来。

    可是不管怎么样,从苏慎可贞到孩子们,都对动物也有自主生存权利这一观点保持了认同。

    ……

    没能解决心里的疑问,汤圆儿就存了桩心事了。再加上小家伙很明白那只小蜜蜂会死其实追根究底是因为他的缘故,所以这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只是一只小蜜蜂。

    小九晏哥儿见汤圆儿恹恹的,也没心思四处赏玩商议事儿了,寸步不离的带着他玩。告诉他刚刚摘的蒲公英有什么用,这这那那的又都是什么花什么草。

    到底是孩子,不一会的功夫,就缓过来了。等到馄饨面睡饱喝足被可贞摸了摸脸抱下车的时候,就更是恢复了之前的欢快了,窜上窜下的逗着馄饨面玩。

    苏慎远远见了,也安心了,继续和围拢过来的梨农们说着话。

    说了说这会子的授粉,又说了说之后的疏果、水肥管理,就有梨农们支支吾吾的问着苏慎。他们这园子里能不能像那些核桃园里一样套种花生的。

    这些年来,落花生的种植在掖县的七乡八十三社已经非常普及了。

    但凡适宜种植落花生的乡社,一个不落的都在种植落花生。

    而且经过这些年来不间断的试验,落花生的种植也已经不再如当初那般单一了。

    有条件可以种植小麦的农田里。现在基本上都在进行落花生和小麦的套种。不适宜种植小麦的田地,则有针对性的套种了一些蔬菜。

&nbs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春从天外来 春从天外来分节阅读35 一世朝华(七月渔阳) 烈空(庭雨) 赶尸小道(因倪) 薇罗妮卡 安德森(想吃鱼的喵喵) 嫡女当家(顾婉音) 重生之霸道人生(隔壁小王) 重生之缺失(业火灼灼) 未来世界之赤狼传说(牛小鹰) 万能驱动(哈怂) 与鬼为妻(鬼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