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在古代的日子 > 在古代的日子第11章

在古代的日子第11章

作品:在古代的日子

    心心的事情,让妾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一个额娘会这么讨厌或者说是恨自己的儿子,乃至于想让他断子绝孙。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你们之间有恨,很深的恨意,但是爷您是她的儿子,并且是她的长子,不管怎么样,哪怕是在平常百姓家爷最多也就是冷言冷语,不理不睬,漠不关心。更何况这是在皇家,皇家的子嗣都重要,这些是要做给上面看的,那么德妃娘娘为什么要冒大不韪做些事呢?爷。”叶赫偷看了一眼胤禛没有变化的脸色,咽了一下有些干的喉咙,那拉氏随手把自己手里的茶递给叶赫,叶赫接过茶讨好的冲着那拉氏笑了笑,一口气把一杯茶都灌了下去,粗粗的踹了一口气,接着说。

    “小心心死的时候我在她身边,那种血脉消失感觉让妾永生难忘,可是就是这种感觉,妾却从来没在爷和德妃身上感觉到过,以前是不明白这是什么,小心心的死让我明白了,只是妾一直没想通为什么在你们母子身上没有?哪怕是隔了一代的太后和爷都有种感觉,偏最为深厚的母子没有,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当然这只是妾的感觉,真要印证还的要爷亲自去查验。”叶赫的心咚咚直跳,被子下绞着的手指都快要绞断了,染着红色蔻丹的长指甲早就被齐根掰断了,指头渗出来的血已经都干巴了,叶赫也没有现,应该说三人都没现。

    胤禛半搭着眼皮,也不知道看向哪里,密密的眼睫毛在脸上映出淡淡的光阴,紧紧抿着的嘴唇有些白,端着茶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而白。叶赫看着这样的胤禛心里叹息了一下‘谁也受不了自己的亲妈突然变成仇人的事情吧。’那拉氏只是担忧的默默看着胤禛,她有些了解这个男人,现在的他是不需要任何安慰的。

    房间里一时间就这样静下来,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没有动。房里静的仿佛是一座坟墓让人窒息,就在叶赫感到自己快要奔溃的时候,一个极轻的声音在叶赫的耳边响起,打破了这一室的静止。

    “你的感觉是什么呢?”胤禛声音仿若从九幽深渊飘出来的冻人魂魄。

    “什么?”叶赫有些个恍惚,那拉氏连忙在边上拉了一下叶赫的衣袖,叶赫回过神来。

    “这个啊,是大和尚教的一种功法,可以感觉到危险,只是妾一直不爱修习所以才会”叶赫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低下头继续绞着自己的手指。

    “什么功法?”

    “就是功法啊,大和尚没又说名字,只是让我练,我觉得没意思所以才会一直功力低下,都感觉不到什么。”叶赫开始装傻了。‘反正用大和尚的名义给你送过药,你也是相信有这么个人的,让教是教不出来的,其他的你自个儿去验证吧。’叶赫的心里偷笑着。

    “又是大和尚,去把这个大和尚给我找出来。”胤禛终于火了。

    “爷,妹妹这会怎么能出去呢,等她大好了在去找吧。”那拉氏温柔的按住胤禛的手,转头面想叶赫“妹妹,你就不能联系上大和尚吗?还是有其他什么方法能告诉爷,让爷去找。”

    叶赫看着温柔对待胤禛的那拉氏,面对自己言语的挤兑那拉氏,心里暗自赞叹,影帝级的高手,看看这转换真真是不露一点痕迹啊。

    “爷,妾真的是联系不上大和尚,只小时候见过一次,就在也没联系了,上次给您解药都是大和尚自己给您的呀,妾都没听过大和尚到府里的消息。”叶赫惊慌的跪在床上,两手抓住胤禛的衣角,又用精神力把脸逼得通红。

    胤禛看着抓住自己衣角的这双血迹斑斑的手,心里其实也很矛盾,从昨晚听福晋说起到今天去请御医,胤禛其实就已经决定了让叶赫死去,这个女人古怪的地方太多了,胤禛心里有些惶恐。现在再一次听叶赫提起大和尚,提起送解药的事情,胤禛迟疑了,或许真有这么一个修为高深的大和尚呢。胤禛看着这双紧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因为用力指甲断裂处又开始出血了。

    “放手,一点规矩都没有,看看你的手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下面的人是怎么伺候的。”胤禛随口训斥叶赫几句。

    叶赫尴尬的把手放下,献媚的冲着胤禛笑了笑,有缩回床脚坐着。叶赫就在晕晕乎乎中逃过了她这一生中最大的一次生存危机。

    那拉氏听胤禛这样一说也明白了,自家爷放过了这个女人,那拉氏这会也纠结着,说不清楚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堵了口气在胸口。

    “爷”那拉氏柔柔的叫了一声,胤禛抬起眼看了过去,那拉氏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胤禛还有没有什么要问。

    “大和尚要是在联系你,立刻跟爷回禀。还有你那个什么功法,默写出来交给爷。”胤禛没有看叶赫,冷冰冰的说完起身离开了卧室。那拉氏摸了一下叶赫的脸,说了一句“妹妹好好养着,有什么需要就让人回府找我。”便急急的跟上胤禛的脚步离去。

    吴麽麽和碧儿在门口跪着送走了胤禛夫妻二人,进房间就看见叶赫,翘起屁股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上,身子下面紧紧裹着被子,两只手使劲的锤着枕头,还出‘啊~~啊~~’的尖叫声,只是嘴捂在枕头上声音不在清亮,反而沉闷不已。吴麽麽和碧儿对看一眼,对着摇摇头,对自己伺候的这个主子已经是无奈至极。

    碧儿快手快脚的收拾屋子,吴麽麽站在床边努力的把叶赫身下压着的被子扯出来,盖在叶赫身上。“主子,庄子里凉,你要多注意着点,小月着凉可不是闹着玩的。月子里烙下毛病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叶赫翻过身,转脸对着吴麽麽憨憨的笑了两声“麽麽,我想起来坐会,就一会可好。”

    吴麽麽张了下嘴复又闭上,无声的叹息了一下,伸手从叶赫的肩下穿过扶起叶赫,随手拿过一床被子放在叶赫背后垫上。“主子就在床上坐会吧,等喝过药在睡会吧。”吴麽麽看着今天今天四爷和福晋过来的架势,这个从四爷开府就到了雍亲王府的包衣奴才怎会不明白,自家最大的主子动了杀机。可是自己面前这个还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傻人有傻福啊。吴麽麽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这个傻乎乎的主子了。

    胤禛和那拉氏回了雍亲王府,在二门就分开了,胤禛直接去了自己的小书房,高无庸尽职尽责的靠站在门口,不一会就听见书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的声音,还有如同受伤野兽般的嘶吼。高无庸刚想推开门进去看看,就听见一声“滚”,还有随之而来的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高无庸一缩脑袋那东西便砸在门上了,高无庸连忙关上门,小声的喝走了外面伺候的小太监。

    那拉氏回了自己的院子,阴沉的脸色让沿路见到她的人都退避三舍,院子里伺候的丫头们行过礼看着那拉氏进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便一哄而散,只不敢跑出去,都回了自个儿的地方呆着。喜麽麽和红翡上前便要扶着那拉氏,那拉氏一掌掀开两人的手“出去”喜麽麽和红翡都楞了,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出去,怎么我的话不管用吗?”那拉氏的声音透着狠厉,喜麽麽和红翡连忙出去关上房门,坐在不远的蹬子上两人面面相窥,不约而同的看着紧闭的房门。随即房里传出来打破东西的声音,喜麽麽的心里一紧,坏了,今天多宝阁上摆了已经皇太后赏下来的羊脂白玉如意,这个要是摔了可是件大麻烦。

    大半个时辰后,胤禛的小书房没有在传出来任何声音,高无庸只隐约听见一阵阵野兽的呜咽声,支离破碎,透出来的伤心绝望让高无庸这个端了七情六欲的半残之人都觉得心疼。

    那拉氏的院子清风哑静,仿佛刚才传出来的物品破裂的声音都是幻听,喜麽麽和红翡觉得今天的福晋和往日不太一样,都没敢上前推门问问出了什么事,两人焦急的等在门口,等着那拉氏的呼唤。喜麽麽到底还是心疼这个自己奶大的姑娘,在红翡哀求的目光中,硬着头皮把门推开一条缝,悄悄的伸头进去,一看之下喜麽麽差点叫起来。屋子里没有一件东西是整的,除了福晋因为力气小弄不动,都换了地方换了样子摆设。那拉氏铁青着脸站在一堆垃圾中间,头散了,钗环松了,画的美美的妆容花了,整张脸扭曲的不成样子,眼里的杀气和戾气让人不寒而栗,手指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掉在地上,原本带在手上华丽的指套也不知去向。这样的那拉氏是喜麽麽从没见过的,也是陌生的,喜麽麽张张嘴就是没敢出声,悄悄的关上门,退了出来顺着门边滑到地上坐着。

    正文68第68章

    夜晚的乡下的庄子异常宁静,虫鸣蛙叫格外的悦耳动听,漫天的的星辰不停的闪烁,这些在叶赫的眼里都变得分外的动人,叶赫突然有了想要吟诗的感觉,可惜叶赫童鞋张了半天的嘴没有念出一句来,不能念诗那就唱歌吧,叶赫童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唱什么,叶赫微微的有些哀怨。不过她的心情还是很好,怎么也压不下去想要高声欢呼的冲动,叶赫用枕头堵着嘴闪身进了空间,甩开枕头大声的尖叫,在花海中又蹦又跳的,双手拽着身边的盛开的鲜花使劲的拉扯,也不知道破坏了多少花,很久之后,叶赫终于累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只是嗓子已经在尖叫的时候就斯哑了,这会儿的与其说是哭声,不如说是嘶鸣。

    叶子静静落在叶赫的肩上,用自己毛毛绒绒的小身子轻轻的蹭着叶赫的脖子。叶赫抓住叶子的小身子,额头死死的顶着手里叶子,疯狂的喊着“心心,额娘的女儿,你看啊,额娘在给你报仇了,你千万别走远了,等看过害死你的人的下场在去吧,心心,是额娘没用,没有保护好你,心心,我的女儿”叶子看着疯狂的又哭又笑的叶赫小脸的露出一丝丝不忍,它也只能静静的依偎着叶赫,给叶赫一点点无声安慰。

    天色已经很晚了,雍亲王府胤禛的小书房内已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偶尔的一声压抑的抽泣声,表示屋里还有人。慢慢的连抽泣声也听不见了,站在门外的高无庸都已经靠着门打瞌睡了。恍惚中高无庸听见有人在叫他,连忙站直了身体,侧耳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是的,屋里的人在叫高无庸,高无庸在门外应了一声“爷”。

    “让人把屋子收拾一下。”胤禛冷清的声音在高无庸的耳边清晰的响起。

    高无庸裂开嘴无声的笑了“是,奴才这就办。”高无庸叫来小太监,提着身边准备好的灯笼进了书房,高无庸淡定看着一屋子的残骸,但凡入眼处都是满目疮痍,这里现在已经不能叫书房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堆,胤禛就站在这堆垃圾的中间,一身冷冽的气韵看的高无庸两眼直冒小星星。打住打住,又写偏了高无庸仔细的照着胤禛脚下。

    “让人把书房里的东西搬到内书房去,你亲自盯着。”胤禛冷冷的对着半空中吩咐。顺手接过高无庸手里的灯笼,一个人往内院走去。

    胤禛走进福晋的主院就看见,奴才们跪了一地,喜麽麽和红翡跪在门口不停在喊着“主子息怒。”

    看见胤禛过来,喜麽麽和红翡吓坏了,哆哆嗦嗦的趴在地上大声的喊“给爷请安,爷金安。”

    胤禛没有说话也没有停顿,推开门进去了。胤禛带进去的灯笼微弱的光芒照射下,胤禛看见地上满地的碎瓷器,自己的福晋蜷缩成一团坐在角落。

    “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收拾。”胤禛冷冷的说。

    “嗻”喜麽麽和红翡连忙爬进来,红翡赶快把灯点上,喜麽麽扶起自己心疼了一辈子的福晋,就要往里屋去。胤禛放下灯笼,伸手从喜麽麽手里接过昏沉沉的那拉氏,抱着她进了小侧间。喜麽麽接过小丫头打来的水,支走了小丫头,亲自动手帮那拉氏净面,红翡端着两杯热茶放在胤禛夫妻中间的小桌子上,默默的和喜麽麽退了出去。胤禛没有说话,只是眼底晦暗不明的看着那拉氏,良久胤禛把桌上靠近那拉氏的茶又向着那拉氏推了一下。那拉氏端起那杯茶,看得出来,那拉氏想竭力镇定下来,可是手还是有些抖。

    “爷,会查清楚的。”

    “查?爷,我认定钮钴禄氏说的是真的,想想也是,要是我的儿子在怎么和我不亲,我在怎么讨厌不喜,可是我不会想要让他断子绝孙。爷,要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还在,您现在应该已经做玛法了。我们三十年的夫妻了,就这么一个弘辉,还是我挣命生下来的,就是生弘辉也是被下了绊子的,要不我怎么会后来不能生。爷,要知道我的身子一项是很好的,要不是钮钴禄氏我可能连一个孩子都没有了吧。您还想什么呢?”那拉氏哭泣着,歇斯底里的述说,那张本就不是很美丽的脸越见扭曲。偏胤禛看着这样那拉氏觉得好看,他觉得这样的那拉氏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帮他管家的木偶,只会对着他笑。

    胤禛站起来,第一次主动抱住那拉氏,这是他们成婚三十年来除了新婚的那两天外,第一次主动拥抱那拉氏

    那拉氏被胤禛抱住的瞬间僵了一下,立刻就放软了身子,用手环住胤禛的腰,把头死命的顶在胤禛的肚子上放声大哭,泪水一会就湿透了胤禛的衣服。透过衣服胤禛还能感觉到眼泪是滚烫的,一直烫到胤禛的心里,深深的烙下一个印记。胤禛笨拙的安慰着那拉氏,手拍着那拉氏后背,可惜用力太大,那拉氏感觉到疼痛不依的扭了一下,靠在胤禛身上闷闷的说了一声“爷,疼。”胤禛的僵化了,难堪的想要抽身离开,那拉氏用力的抱着胤禛的腰不放手。夫妻二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

    “好了,不要做小儿女态了,叫人看了成什么样子。”随着胤禛淡淡的一句话,打破了这难得的温馨瞬间。

    那拉氏虽然还很眷恋这一刻的温暖,也还是知道这些东西在皇家是行不通的,也还是松开了手,用手绢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这件事一定查清楚,如果爷真的不是德妃的儿子,那么爷是谁生的,宫里有孩子降生是肯定瞒不住的。再说就是查出来也要知会皇阿玛的,要不咱们谁能动德妃。这段时间你照常进宫请安,不要有任何动作,一切等爷查了再说,孩子们就不要让他们进宫了。”胤禛冷清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血腥。

    那拉氏乖巧的点点头,她知道这是关键时候,她不能添任何麻烦。“爷,您看钮钴禄氏哪里,那个大和尚是真的有吗?”

    “留着她,可能还有用,说不定她真的是有大佛缘的人。至于那个大和尚,爷也查了这些年了,也没查出来。可是那年的解药有这么解释呢?”胤禛最困惑就是那一次解药的事件,如果不是那次,就叶赫那不会隐藏的性子早就被胤禛抹掉了。叶赫童鞋再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在古代的日子 在古代的日子第11章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天下霸唱) 火爆校草太霸道(栀子不太乖) 女施主请留步(蒜苗) 至尊战神(大雪崩) 惹爱成瘾(半世琉璃) 谁予踏花拾锦年(墨映雪) 重生田园生活(淡雅阁) DNF之光辉岁月(最爱生肖兔) 云上法师(幻想三源色)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安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