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身下的人不是她(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上官玉蝶面色一怔,早已没有先前那股得意劲,后退一步欠身道:“我只要想提醒湛王,要以国事为重,没有其它。”

“你给本王记住了,你只不过是本王的一颗安放在大周后廷的棋子,别妄想翻盘控制本王!”

“玉蝶无时无刻不将湛王放在心上,玉蝶的命捏在湛王手上,玉蝶一切听从安排。”

龙湛脚步不稳上前几步,因喝酒的原故,嗓子沙哑道:“抬起头来。”

一张美艳的鹅蛋脸,楚楚可怜的水眸泛着琉璃般璀璨的光泽,微岂的檀口带着致命的诱惑……很好,这棵旗子当真是找对了,美艳不可方物。

一直爱慕着龙湛的上官玉蝶一脸娇羞,星眸轻轻瞥向他,甜如浸蜜道:“湛王……”

面无表情的龙湛指腹间微微用力,上官玉蝶缓缓站起,他一步凑前,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不禁让她双颊微红。

“本王说到做到,如你所愿。”温热的气息打在她打扮精致的小脸上,酥酥痒痒的更加让她着迷,还未等她主动,龙湛一把将她狠狠拉过,重重的将她按在案上,眸中跳现出**的火苗,意乱情迷中,就当他的双唇要吻上那娇滴滴的红唇时,他却全身僵硬一脸木讷的望着眼前这张脸。

“湛,怎么了?”就算是筹码,可被心爱之人爱抚,她的心里怎么不雀跃,可是,为什么他会是这等表情呢。

这张脸,不是她……不是她……

龙湛起身,理了理衣襟,“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大周的事你看紧点。”

见他说完就要离开,一脸怨妇失望模样趴在案上的上官玉蝶娇嗲道:“湛,玉儿……”

龙湛一脸不耐烦顿住脚步,愠怒道:“还有,本王的名讳可不是你能叫就能叫的,就算是本王的妃,也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攥住无限春光好胸襟的五指筋骨分明,愤恨积满了她的双眸。

“童媜,你个贱人,为何还要活在世上!为何要和我争!”既然你我逃不开命运,那我们就走着瞧,看一看这命运是站在哪一边。

上官玉蝶一脸阴暗,妖媚的眉眼轻盈,微扬的嘴角透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她优雅起身抬手理了理袖袍后,抚了抚鬓角的細发余眼瞥了四周一眼,转身离去。

辰宫

“慕容哥哥,你这是引火上身!”一回宫的童媜在慕容雪迈步离开时转身一把拽住他的衣袖,一脸担忧。

望着攥紧衣袖的小手,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