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大结局2(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夏小翜一看南宫鹤影都给了填礼,便从坐定如老僧一般的淡然中多了一丝意外之色。

          “贤悠谢陛下赏。”

          南宫鹤影只儒雅一笑便走了开来。

          皇帝的一翻作为,明眼人一看便知贤悠郡主的受宠程度,女宾们年龄大的就有人活动了心思,均想,倘若逸王洛神樱不醒,她们是不是可以上门提亲?这样一个受宠的郡主虽然出身不高,但给家族带来的富贵与荣耀却是不可忽视的,逸王昏迷一年多,人家郡主的玻璃生意可做到了大江南北,而最大的股东竟然是皇帝,谁不唏嘘?何况风靡整个天朝的奇幻白话小说还是人家郡主的手笔,连出了三部,不可谓是名利双收啊。

          南宫鹤影的亲赐也让部分男宾想上前填礼,可皇帝敢不合礼数地去做,他们也敢吗?便有人动了心思也始终无法抬起从容的脚步,比如清冷的白衣公子岳秋子,比如变得连夏小翜都无法一眼认出的夏大水,比如时刻关注着郡主动向远道而来的杜玉函。

          只怕这三人都会有同一个感概,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

          一支锦盒紧紧抓在手中,手却藏在衣袖里,岳秋子白衣如雪,不染纤尘,清冷出尘的气质就像月上走下的仙人,只是他虽然微笑着,眸光却挂着失落。

          三个月前,夏小翜及笄的正日子,他来了,他对她说:“给我一个机会!”

          夏小翜疏离地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缓地掀开袖子,露出自己结白的手臂。

          岳秋子看着那条白如藕的手臂吓了一跳,不懂她的意思,他问她,她也不答,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有机会”便下了送客令。

          直到回了自己的住处,岳秋子才猛然惊觉,原来,她想让他看的不是手臂而是失去的守宫砂,其实早该看清了,他与她的结局,曾经,当自己对她投去那不以为意的目光时就已然注定,他永远都失去了机会,岳秋子想,就算没有洛神樱的存在,这个女子恐怕也不会爱上自己。

          岳秋子身披阳光,看着不远处的女子,想着自己的心事,而一道唐突的问话倏地一下拉回了他的神智。

          “小翜翜,我就想问你,除了逸王,你还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唐突的话是杜玉函喊的,话一落,周围的目光便齐刷刷地投了过来,带着无比的惊讶,就连皇帝都看着他皱了眉头,杜玉函心下一惊,后知后觉,吓!他是不是不应该当众问女子如此的问题?这样问会不会有损郡主的闺誉?可是他真的很想知道啊!他想知道她会不会看上自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