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周少 > 27

27

作品:重生之周少

    那时,他们告别了压抑克制的中学,在大学校园里过得自由自在,舒心恣意。大一大二,是他们最痴缠的两年,没有什么事情干扰的话,两人几乎每天都要做,那时的周拓,真的是爱周烨呈爱到骨子里去了。

    现在比起那个时候,平淡了太多太多。

    靳珊的话说得对,爱情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曾经那样心灰意冷过,周拓再也回不到当初那个状态了。他选择和周烨呈重新开始,不过是被他的执着感动,重新爱上了少年时的他。这一次,他和周烨呈仿佛掉了个个,变成了周烨呈热情炽烈,而他,隐忍克制,若即若离。

    “我脸上长花了吗?”周烨呈抬起头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问。

    周拓笑笑,“嗯,长了。”

    “哦?”周烨呈挑挑眉,配合着他,“什么花?”

    “玫瑰花。”周拓一本正经地说。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么娇艳的存在啊。”周烨呈一脸恍然大悟道。

    周拓喷笑,斜他一眼。

    周烨呈被他的“媚眼”勾得有些情难自禁,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恨不得跟周拓夜夜缠绵,可惜他很忙,周拓又经常要上体能课不能太过操劳,导致他经常欲求不满。

    他眼神里的热度是周拓再熟悉不过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年龄早已过了青春期,再加上上一世做太多了,现在的他对这事不像周烨呈那么狂热。

    假装没看懂他的眼神暗示,周拓说:“你对吃回头草这事怎么看?”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周烨呈马上换上一副警惕的表情。

    周拓笑了,“如果是你,你会吃回头草吗?”

    “不会。”周烨呈斩钉截铁地回答。

    “为什么?”

    周烨呈盯着他的眼睛,极其认真地说:“因为我吃下的草都直接吞进肚子里,都不带吐出来的,还用吃什么回头草?”

    周拓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还真是周烨呈的性格,上一世也是这样,他们明明都觉得痛苦,都受不了那样的互相折磨了,他想放手,周烨呈却死也不肯放。

    “你呢,会吃回头草吗?”

    “就一次。”

    62、第六十一章

    “就一次。”周拓轻声说,“而且这次机会已经用掉了。”

    周烨呈皱眉,“用在谁身上了?”

    周拓装傻,做望天状。

    “中学时早恋的对象吗?”周烨呈顿时醋意大发,“哼,我还以为我是你初恋呢……”

    周拓笑而不语,任由他掉进自己的醋桶里。

    因为卢鞘给靳珊下药的事,周烨呈之后再见到靳珊有些尴尬,周拓为了让失恋的靳珊心情好起来,陪她的时间比陪周烨呈多多了,初夏来临时,两人一凑到一起就兴致勃勃地研究暑假两个月的欧洲游。有过沈明岚那一遭,周烨呈一直不确定周拓是不是和他一样是纯gay。看着周拓对靳珊毫不避嫌的亲密劲,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一次两人一起看完电影,准备回家时,握着车子的方向盘他终于忍不住酸溜溜地问了周拓一个很矫情的问题:“如果我和靳珊同时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周拓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之后一阵爆笑,“哈哈哈哈哈——”

    周烨呈被笑得十分窘迫,他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很无聊,就是忍不住想问,“不准笑了,给我好好回答!”

    周拓艰难地止住笑,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当然是救靳珊了。”

    周烨呈早猜到他会这么回答,可是真的听到他说出来,还是有些失落。

    他的语气也太理所当然太不假思索了吧,竟然连不带考虑两秒的!

    他没再说话,默默地发动引擎,开着车子出了停车场。

    周拓扭头盯着他紧绷的侧脸,“生气了?”

    “没有。”周烨呈目视前方,淡淡地说。

    周拓就装作不知道,开始跟他讨论今晚的电影,心里则憋着乐。

    看他吃醋看他难受,他心里怎么就这么痛快呢?

    望着车窗外徐徐后退的璀璨霓虹灯,他想,自己也许还是不太有安全感,总是忍不住用这样无聊的事情来证明周烨呈对他的在乎,一次两次是情趣,次数多了,产生隔阂的话,很影响感情。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得好好调适心情。

    随着毕业季的来临,各种毕业聚会红红火火地办了起来,周拓和周烨呈在各自学校的人缘都不错,经常被学长叫去吃散伙饭,两人大半个月都没在一起吃饭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还是在霍铭的毕业派对上。

    已经研究生毕业的霍铭在惬意时光举办了一个盛大隆重的告别派对,他在大学城各个学校的知交好友、学弟学妹以及逍遥社的社员们都很给面子的来参加,餐厅的桌子贴着墙摆成连贯的长桌摆满酒水和美食,一楼和二楼被布置成酒吧模样,请来dj朋友打碟放音乐,俊男美女们打扮得衣着亮丽,个个情绪高昂,恣意地享受着最后的狂欢。

    霍铭跟大家一个个寒暄过去,想着以后没什么太多机会再见到周拓了,故意当着周烨呈的面把他拉到角落,与他不停说笑。

    周拓偷偷瞟一眼周烨呈坐在暗角的沙发上一个人喝着香槟的身影,对霍铭说:“你都要走了,还想挑拨离间啊?小心遭报应,一辈子遇不到真爱。”

    霍铭龇牙,“你俩三天两头在我跟前秀恩爱,我都吃了你们多少醋了,我不过是走之前也让他醋一回,怎么,就心疼了?竟然还诅咒我一辈子遇不到真爱?!哼,我非得让周烨呈气炸了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你想干嘛?”周拓警惕地盯着他。

    霍铭不怀好意地笑笑,等到周烨呈的视线故作不经意地朝他们这边飘过来时,飞快地上前,揽住周拓的肩膀,脸凑过去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霍铭一向爱开玩笑,今晚故意装大流氓亲了不少人,旁人看到他亲周拓也只当做玩闹,并不会多想,反而起哄让霍铭再来一个。

    一直盯着他们动静的周烨呈则不出霍铭意料,一下子怒了,腾地从沙发上朝他们这边冲过来,看周拓一眼,冷冷地对霍铭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再多玩会儿呗。”霍铭假惺惺地笑劝,“这才几点,这么早回去做什么啊……”

    周烨呈语气无比自然地回答:“回去做、爱。”

    霍铭:“……”

    周拓:“……”

    幸好餐厅里音乐很大声,其他人跟他们这边隔得有段距离,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别人听到周烨呈说了什么,否则,他一定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到周烨呈真的生气了,周拓也没有心思再跟霍铭玩闹,道了别后,匆匆尾随怒气腾腾的周烨呈离开。

    注意到他们这边动静的靳珊拿着一杯酒,笑眯眯地飘过来问一脸意犹未尽的霍铭,“爽吗?”

    “爽!”霍铭看了一眼周拓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淡淡失落,很快的又恢复了灿烂的笑脸,“来,亲爱的珊珊,我们干一个~”

    靳珊举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对这个她非常喜欢的学长说:“亲爱的社长,祝你明天一路顺风,未来的每一天都快乐逍遥。”

    霍铭微笑,“谢谢,也祝你以后每天开心。”

    “恶,好做作,害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靳珊一脸受不了地搓手臂。

    “可不是。”霍铭笑着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不过我是真心的。”靳珊朝他眨眨眼。

    霍铭也眨了眨眼睛,“我也是真心的。”

    靳珊望着嬉笑怒骂的男男女女们,莫名地有些伤感,“世上无不散之筵席……”

    霍铭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也有些人是永远不会离开的。”

    靳珊缓缓地笑起来。

    是啊,比如说周拓。他永远不会离开她,让她孤孤单单一个人,只要她需要他,他就会出现在她身边,他是个比她父母,比任何人都要可靠的家伙。就算她明天要死了,他也一定会陪在她身边。

    唉,要是他喜欢的是女人该多好。

    靳珊都忍不住有点嫉妒周烨呈了。

    她哪里知道周烨呈的妒火比她更旺十倍百倍。

    周烨呈花样百出地折腾着周拓,看着他被他吻得红肿的嘴唇,想起霍铭的偷袭,气呼呼地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你怎么就这么坏?”

    周拓叫了一声后,故作无辜地反问:“我怎么了?”

    周烨呈瞪着他,“非要看我难受,你就痛快了?”

    周拓没说话,伸出手摸了摸他满是汗水的脸。

    周烨呈抓住他的手,神情难得地有一丝烦躁,“告诉我,你在不安什么?”

    周拓仰望着他,轻声问:“你想过以后吗?”

    “你指什么?”

    周拓闭上眼睛,“你的父母会催你结婚,希望你尽快有孩子,会有很多女人贴上你,也会有很多男人觊觎你,我们的关系总有一天会被别人知晓,到时你认识的所有人都会在背后议论你和我的事,也许会影响到你的事业和整个人生……这些,你想过吗?”

    “当然想过。”周烨呈自嘲地笑了一下,“难道你以为我是只知道纵情享乐的白痴吗?在你心里,我就这么没用?”

    周拓睁开眼睛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烨呈继续说:“我周烨呈认准的事情,没有准备我就不会去做,你说的这些问题,事实上我早在高中时下定决心追你之前就想过了,上大学跟你在一起后想得就更多了……周拓,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我父母我会想办法,就算曝光也不用怕,我只是跟我喜欢的男人在一起而已,我没有犯罪也没有违法,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至于你爸爸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说服他,让他接受我们……只要你我坚定不动摇,那么,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周拓想起前一世,虽然他们回避了出柜这个问题,可是事实上他们双方的父母和认识他们的很多人都对他们的关系心照不宣,他从小就叛逆任性,不在乎旁人的眼光,所以这些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而周烨呈,也许在一开始,他在他家无意间被他父母撞见时,周烨呈因为太年轻,应变经验不够,慌乱之下以同学身份介绍他。

    之后周拓不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他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抱怨过一句,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他的父母从来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来找过他,他默默地处理好了所有问题,让他免受打扰和伤害。

    出柜,在他们而言也许从来就不是问题。

    是因为他们太过骄傲,谁也不肯让谁,越来越缺乏沟通,才导致后来那么多矛盾的局面。

    多么的奇怪,他们曾经那么相爱,默默地为对方做了那么多,战胜了各种外来的阻碍和困难,却忍受不了对方一点点的怠慢和伤害,总是忍不住十倍百倍地还回去,让对方也体会到同样的难受和痛苦才解恨。他们总以为时间还很多,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可以慢慢磨,慢慢来,却不知道爱情有多脆弱,如果不珍惜的话,它会在某一天被消磨殆尽,最后死在自己手上。

    “相信我,放轻松,好吗?”周烨呈压在他身上,在他耳边柔声说。

    “好。”周拓紧紧拥抱着他,感受着两人胸膛处传来的真实而有力的心跳声。

    静静相拥了好一会儿,周拓说:“我下个月初和靳珊去欧洲。”

    周烨呈撑起身体,幽怨地看着他,“我不反对你陪她去旅游,可是两个月是不是太长了一点?”

    周拓沉默几秒,最终还是决定把靳珊的病情告诉他,他不希望因为靳珊的事,跟周烨呈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他说:“靳珊的奶奶和我奶奶是结拜姐妹,比亲姐妹还亲,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也跟亲兄妹一样,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女人就是靳珊,我很心疼她,很想多陪陪她,让她短暂的生命里尽量多一些快乐,少一些遗憾……”

    周烨呈很是震惊,靳珊和他以往认识的女孩都很不一样,爽快大气,毫不娇柔做作,他对她其实也挺有好感,无法想象靳珊看起来那么健康漂亮的女孩怎么就得了那样的病,活不过三十岁。

    他心里不由得也对靳珊涌起一丝怜惜,不再对周拓陪她去欧洲的事闹脾气了。

    之后卢鞘给他打电话,他想起他差点迷j靳珊的事,又想起靳珊的病情,不由得一阵厌恶,以前卢鞘做什么,都离他的圈子颇为遥远,所以不觉得什么,直到他牵涉到他身边的人时,他突然发现卢鞘做的很多事,真的很过分。

    如果之前不动声色地疏远卢鞘,是因为他动周拓惹恼了他,这一回,他却是真正开始反思他和卢鞘的关系。

    周拓去欧洲前的日子,周烨呈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就连送他到机场也只是叮嘱他注意安全,没有任何肢体的亲密动作,仿佛对他离开两个月毫无所谓。

    结果七月初,周拓和靳珊乘坐的国际航班才驶离机场,他就破功了。

    周拓抵达法国巴黎国际机场时,甫一开机就收到一条来自周烨呈的短信。

    【早点回来,我会很想你。】

    周拓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几个字,回想了一下周烨呈送机时装酷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

    巴黎是下午六点,中国y城是凌晨,他才打过电话去,周烨呈几乎是一秒钟之内就接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到了?”

    “嗯。”

    两人沉默很久,都等着对方说话。

    周拓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再加上时差的缘故,他有点儿犯困了。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周烨呈几不可闻地低喃一声,“怎么就开始想你了……”

    周拓笑笑,握着手机在异国的绵软的被窝里很快就坠入了梦乡。

    他做了个梦,梦里他和周烨呈都变成了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发白齿摇,满面皱纹,两人却都很精神,他们牵着大狗在街上悠闲地溜达,阳光很灿烂,晒在身上暖暖的。

    他醒过来,发现窗帘没拉,炎夏的晨曦洒在他身上。

    他眯着眼一遍遍回想那个没有什么情节的简单的梦。

    心里积沉的那些潮湿而阴冷的东西,仿佛都被眼前的和梦里的灿烂阳光给晒干,化成烟雾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也许还有些残余,可是他不会再被它们影响,患得患失地把自己桎梏在上一世的回忆里。

    未来的每一天,他都会好好过。

    63、第六十二章

    四年后。

    周拓二十四岁,与上一世一样,大学毕业后参加省公安招考,进入y城西区刑警队,成为一名刑警。工作很忙,很累,也很充实。因为重生这个作弊器,他掌握了很多犯罪线索,再加上两世训练而来的出神入化的枪法、强健的体质和打遍西区无敌手的拳脚功夫,才工作两年,周拓就已然成为警界神一般的人物。

    这样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警界先锋人物,长得又高又帅,本来就容易让群众产生英雄情结,y城公安局局长又想要找机会拍荣升中央某部部长的周父的马屁,所以每次局里有什么对外的宣传活动,周拓都被作为典型推到前面,使得知悉他家世的一些人都以为他有意树立好形象,积累人脉走政途,偶尔办案碰到那些叔叔伯伯出于各种目的跟他套近乎,碍于礼貌和周父的面子,他不得不笑脸应对,次数多了,十分疲惫。更让他烦恼的是,他们的女儿、侄女、外甥女、干女儿们还有他身边的女同事们,一个个前仆后继地以各种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一再扰乱他的生活。

    他不想再像上一世那样鲜衣怒马、夜夜笙歌,被人众星捧月般过日子,他对从政和从商都没兴趣,对任何人的女儿或政治联姻也没有兴趣,他只想做一份平凡的工作,和他所爱的人一起,过平静而简单的生活。

    可惜,他的家世和身份,注定让他的两世都不可能安宁度日。

    此时的周烨呈延续上一世的人生轨迹,在周氏集团旗下一家经营连锁百货商场的总公司任销售部总经理,每天都要跟各种生意人打交道,他所面对的纷纷扰扰,比周拓更甚。

    这一天,周拓难得地没有外出执行任务,在办公室补了个觉后,有点无聊地登陆了企鹅。这两年工作忙,除了上线收什么文件,他几乎没有登陆过,更没时间跟谁聊天。

    他这一出现,顿时惊到了一片人。

    宇宙女王靳珊:⊙o⊙啊!你怎么上线了?!诈尸了吗这是?

    耳东日央:哇哇哇——好久不见,人家想死你了呀——

    非林:拓哥,又上线收文件?

    潇洒的树叶:拓哥!!你竟然上线了?!哈哈,刚好不用给你打电话了,明晚我请大伙儿喝酒,乱色不见不散哈~

    南方的南:本人?

    ……

    各种迅速蹦出来的讯息里,最惹眼的一条来自——胖丫。

    杏花疏影:星星眼嗨~

    周拓看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16:23。

    这个时间,周烨呈应该在办公室勤勤恳恳工作的,他竟然摸鱼上企鹅聊天?

    周拓哼一声,快速打字。

    拓:嗨,好久没见到你,最近好吗

    杏花疏影:瞪眼不好!

    拓:怎么

    杏花疏影:抓狂你老不上线,我想你想得人都瘦了!

    周拓的嘴角一阵抽搐。

    拓:瘦了那不是更好,马上从小美妞变身大美妞

    杏花疏影:……

    杏花疏影:你还跟你那位在一起吗?

    拓:嗯

    杏花疏影:你们在一起好几年了,你肯定很爱他吧?贼笑

    杏花疏影:不好意思,打错字了,她……

    周拓无语地翻个白眼,快速反击。

    拓:你呢,还跟你那位帅哥男朋友在一起?

    杏花疏影:娇羞是呀,我很专一的

    拓:那很好啊,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杏花疏影:呃,这个……

    拓:你不想嫁给他,你不够爱他?

    杏花疏影:我当然很爱他!

    拓:那就不结了,女人二十四岁差不多也该结婚了

    拓:能找到合适的不容易,认定了就早点结婚吧

    拓:你现在瘦了,穿婚纱一定很美

    拓:很期待看到你的婚纱照哦

    拓: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到底长什么样呢,不如今天先发张照片给我看看?

    杏花疏影:呵呵,你今天怎么了,突然变话好多喔,我都不太习惯了

    拓:别岔开话题啊,快发照片给我~

    杏花疏影:哎呀我家那位给我来电话了,我得下线了,该天再聊咯,88

    看着周烨呈落荒而逃,头像迅速变灰,周拓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想象了一下他在办公室里懊恼捶桌的表情,愉悦地笑起来。

    过了一分钟,烟抽完了,周烨呈刚好来电话,声音无比的自然,“在做什么呢?”

    “还能做什么,上班啊。”周拓忍着笑,“你今天不忙?”

    “还好。”周烨呈停顿了一下,忽然问,“小拓,你想结婚吗?”

    “不想。”

    “我说的不是跟女人结婚,而是……跟我。”

    周拓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在网上无意间说起了结婚的事,周烨呈心思敏感,不由自主地又想太多了。

    同性要结婚的话只能出国。可是公务员出国本来就有相关规定,周父的身份让他更加不能随意出国。至于注册结婚或者举办婚礼,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心照不宣的人尽皆知是一回事,闹出这么大动静昭告天下又是另一回事,周拓不能传宗接代,已经让周父够伤心的了,他不想再因为自己的性取向问题影响他的仕途。

    在周父退下来之前的这几年里,他会隐忍克制,跟周烨呈低调低调再低调,绝不给他添一丝乱。

    周烨呈静默了一会儿,又问:“你想要孩子吗?”

    周拓实话实说:“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时有想过,可是我不能给他完整正常的家庭,到时大家都会感到痛苦,所以还是不要了。”

    “觉得遗憾吗?”

    “当然,谁不想有自己的孩子。不过我早已经想开了,你呢,你想要孩子吗?”

    “不想要,小孩很麻烦。”周烨呈冷酷地说。

    周拓笑了,“承认想要又不丢人。”

    “好吧,我想要……可是我不想要跟别人有孩子,他再可爱再听话,也会成为我和你之间的第三者,就算你也喜欢他,我还是会觉得不舒服不自在,所以,我不想要。”周烨呈认真地轻声说。

    周拓心头一震。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谈论这个话题,上一世他们都回避了这些。

    他知道周烨呈的父母虽然在他们的事情上容忍沉默,可是他们一直都没有放弃说服周烨呈用医学手段找女人生个孩子。

   &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重生之周少 27 公主天下:情困空余恨(安白芷) 我的美女军团(夜梦寒)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禾千千) 我陪女神玩网游(跳舞的水) 猫行天下(五姑娘的眼泪) 食色天下(石章鱼) 婚不由己:妻上瞒下(冰雪悠悠) 绝情总裁请放手(长安妖) 遥仙(梦入修仙) 仙城之王(百里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