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分节阅读63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分节阅读63

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又不舒服,也不知道眯了多久就醒了,他双手霸道地扣在她腰上,紧紧地搂着她,裸露的肌肤贴在一起,他的双腿还夹着她的腿,以一种很暧昧的搂抱姿势把她抱在怀里,跑都跑不掉。

    满室都是欢爱后的味道,许诺脸颊酡红,借着从窗户泄进来的月光,她看见他灼灼的眼,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那眼光灼热得让她心慌。下意识想逃,她才刚退一步,他又紧逼而上,把她控制在怀中。

    “你要去哪儿?”他沉声问。

    许诺不应,在他怀里,她当真逃无可逃,只能攀着他,汗湿的头贴在头颅边,他伸手为她拂去,手指在她脸上抚摸着,轻声问,“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他的声音仍然暗哑,沙沙的听着不舒服,借着月光,他也看见许诺清冷的侧脸,总是不肯转过脸来看他,方才在他身下妖娆绽放的女子似又不在了,他心中苦涩。谁知道许诺转过头来,瞪他一眼,“三更半夜不睡觉,就逮着我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叶宁远一扫脸上的晦涩,苦闷,凑上去激动地吻着她的唇,她的脸颊,他突然现,他和许诺在一起的时候是有点被受虐倾向的,不知是不是和她幼年的女王形象有关,他不怕许诺吼他,瞪他,甚至讽刺他,挖苦他,打他,全都没有关系,她越这样对他,他越开心,只要她不是躲避他,清清冷冷的不理人,那她怎么对他,他都开心,如现在,好像过去的她又回来了。

    他爱幼年的诺诺,也爱如今的许诺,如说这份爱孰轻孰重,虽说是同一人,他不知她的身份时候就打算放弃他对许诺的承诺,要如今的她,照理说,他对她们的爱是一个分量的,可真要说起来,叶宁远心中最爱的,是幼年的诺诺。那是留在他心中纯澈的她,乍一知道她是诺诺,又在忘忧上,他忘了所有的不愉快,心中潜意识地想着她就是当年的她,他们什么变化都没有,他仍旧这般喜欢她,喜欢她这副霸道的模样。

    许诺躲闪着,叶宁远坏笑,伸手覆住她胸前的柔软,用力一捏,许诺轻哼一声,立刻乖巧了,叶宁远魅惑一笑,吻着她的耳垂,享受着她迷离的激情,掌心却坏坏地摩擦着她顶端的梅红,直到那里开出坚实的果实。许诺动脚去踢他,叶宁远只是笑着,他可以把这举动归类为她害羞了。

    “石头,你再闹我就踢你下去。”许诺冰冷冷道,伸手要去拿开他的手,却只压在他的手臂上,两手的重量都覆在她胸口上,那感觉,许诺说不出的怪异来。

    他岂会放手,“以前我都抱着你睡。”

    许诺黑线,是啊,以前她拿毒物吓他,夜里总是被她抱得紧紧的,没有松开,热得好几次她都想要踢他下去,也警告过他好几次,让他好好睡觉,别动手动脚,叶宁远会先松开她,然后每隔一会儿,他又会抱过来,她忍无可忍要飙,他总是粉嫩嫩地吐出两字,活该。恼得她不行,但两人就算是搂着睡,也不是如今的状态吧?

    882

    许诺黑线,是啊,以前她拿毒物吓他,夜里总是被她抱得紧紧的,没有松开,热得好几次她都想要踢他下去,也警告过他好几次,让他好好睡觉,别动手动脚,叶宁远会先松开她,然后每隔一会儿,他又会抱过来,她忍无可忍要飙,他总是粉嫩嫩地吐出两字,活该。恼得她不行,但两人就算是搂着睡,也不是如今的状态吧?

    “你不困吗?”

    “不困!”

    “我很困!”

    “那你睡你的,我做我的。”叶宁远很正人君子地建议,手却往下,探进她温暖的花径中,那里还残余着上次的液体,极是滑腻,他很轻易地探进去,以一种很折磨人的度在慢慢地探索,许诺脸上一烫,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昂扬,叶宁远滋了一声,许诺很杯具地现,本来半垂的活物突然耀武扬威起来,她似乎感觉到那上面的脉动,那如丝绸般的触感让她很想……一想到这是叶宁远的那啥,她就面红耳赤,但口气却重了,“撤手,不然我废了你。”

    天地良心,她那里真的疼,他手指这样摩擦都疼。

    “诺诺,动一动。”他的声音在她耳边暗哑极了,完全不顾她的话,仿佛没听到,许诺大窘,他没听到她说什么吗?靠,还敢让她取悦他,吃了豹子胆了。

    “诺诺……”叶宁远在她耳边的声音似是乞求般,许诺飞快地丢了他,缩回手,叶宁远从她体内撤出,抓住她的手就覆在他那上面。他拉着许诺的手为自己套弄,许诺又羞又恼,他有完没完啊?刚要出声抗议,他已掀开被子,吻住她的唇,分开她的腿,很轻门熟路地进入她的身体内。许诺倒吸一口凉气,也不知是疼的,还是爽的,他大大地动气来,呼吸粗重,许诺捶着他的肩膀,“石头,我那里真的疼。”

    叶宁远吻着她的唇安抚,“再做一次就好。”

    事实证明,叶宁远很显然是睁眼说瞎话的主,什么再做一次就好,他连续又做了三次,许诺中途晕过一次都没逃过,等他真的解了馋,天已蒙蒙亮了。她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其实说真的,疼是疼,可快感是有的,再说她也不忍心去拒绝他的求欢,若换了是别人敢这么对她,许诺再累,只要没死,死的就是别人,要反抗也不是没体力,只是不想。

    她是纵着叶宁远的,幼年时那么别扭地保护着他,终究不想他受伤,她也不是真对他那么狠,如今他们都长大了,他已强大得无需她的保护,也无需她的呵护,可总有一些地方,他是需要她的吧,主要他要,她就不会拒绝,虽然这样苦了自己的身子。

    再一次醒来,已是下午,身上清清爽爽的,套了一件他的白衬衫,扣子最上面有三颗是解开的,在她昏睡期间,他已抱着她梳洗一遍,床上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他人已不在身边,窗户正巧是打开的,她看见院子里晾晒的白色床单,一想到昨晚的疯狂,她脸上更烫。

    下体本该是灼热疼痛的,此时却清凉至极,似是抹了药,感觉舒服很多,她低着头看她身上的咬痕,吻痕,大腿好几次都有牙印了,忍不住想,叶宁远真是标准的晚上野兽,白天绅士。不过他精神真好,她身子酸软得要命,他这么早就起来了,连床单都洗好了。似乎他们的衣服也洗好晾晒在外面,她倒回床上继续睡,累死,睡得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进来,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又搂着她继续睡,他身上有她熟悉的味道,许诺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昏沉得继续睡。

    他在她身边躺下,轻轻搂着她睡,再一次醒来,已快是傍晚,他还搂着她,外面的夕极漂亮,许诺唇角勾起,轻轻地下床,去浴室梳洗。

    刷牙洗脸后,一偏头就看见他倚着浴室的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在她身上打量着,许诺脸上滚烫得厉害,她穿着他的白衬衫,她很高,有168公分,可和他一比还是差了十多公分,衬衫刚好盖过臀部,袖子高高地挽起,露出两条白玉般的手臂,手臂和大腿上都有一些暧昧的痕迹,跟别说没扣上的胸口和脖子处更多,许诺更羞涩的是,里面什么都没穿,就穿着他的白衬衫,这风一吹还凉飕飕的,叶宁远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打量,好似她没穿衣服在他眼前走过般。

    她刚要出浴室,他却一手拦下,许诺抬眸瞪他一眼,“放开!”

    “诺诺,你不会想穿这身就和我打吧,那会很香艳。”叶宁远戏谑说道,漆黑的眸顾盼流转,更是好看,眸底掩藏不住的深情和爱惜。

    许诺自然知道,一手拂去他的手,叶宁远顺势从背后搂着她,双手扣在她腰间,头枕在她肩膀上,赞美道:“我们家诺诺穿这身很好看。”

    “满足你的色-情审美。”许诺凉凉道,叶宁远嘿嘿一笑,在她脸上落下一吻,也不否认,许诺唇角勾起一抹笑,“放开,我穿衣服。”

    “别穿了,这样好看。”

    “好看你个头。”这样裸露在外的吻痕,好看?鬼才觉得好看,不对,是兽性的男人才觉得好看,叶宁远却坚持这一身极好看,最后许诺在他的胡搅蛮缠下只能在身上多添内裤,让他放肆地观赏穿着他衬衫的她,真他妈的恶趣味。

    他早就准备好饭菜,许诺手艺不好,这两天吃的都是简便餐,叶宁远似乎也知道,给她准备了一桌子好料,她没去看他,低头啃桌上的饭菜,他的手艺真好。

    她家石头真的家务一手通,洗衣,做饭什么都行,她汗颜。

    “昨晚的问题还没回答我呢。”叶宁远见她吃得差不多才问。

    883

    “昨晚的问题还没回答我呢。”叶宁远见她吃得差不多才问。

    许诺自然知道他为什么,把她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叶宁远只觉得离奇,也觉得庆幸,问了这句,他便不再问她什么,只是撑着头,看她吃饭。

    “你不饿?”

    “我吃饱了。”叶宁远说道,许诺抬头才见到他的碗筷空了。她垂头一口一口地喝汤,叶宁远问,“饭菜合胃口吗?”

    许诺点头。

    他又问,“汤好喝吗?”

    许诺再一次点头,疑惑地看他,“你到底要说什么?”

    叶宁远理直气壮地说,“当然要问清楚你的口味喜好,毕竟我要为你做一辈子的饭。”

    许诺一怔,瞬间低下头,脸差点啪在汤碗里,叶宁远若没事人般,许诺指尖微微地颤抖起来,分不清心中是喜悦,还是苦痛,两人都没去提海蓝之事,叶宁远不提,许诺也不提,仿佛这件事从未生过,她还是她,他也还是他,相恋多年又分开的一对情人罢了。

    吃过饭,他拉着她去沙滩上散步,许诺吃得有点撑了,腿心处虽涂了药,清凉,但还有些酸麻,她本不想陪他一起去散步什么,但拗不过他,只能随他去沙滩上走。两人说了些过往的事,说得更多是往事,对于未来,却是只字不提。是许诺不提,叶宁远有心想提,看她的表情也只能忍了,她需要时间来调节心情,他不会逼得她太厉害,两人在沙滩上坐了一会儿,叶宁远来了兴致,想给她画一幅画,他折回房间拿来画具和画册,他在调颜色,许诺翻开他的画册,看见吾妻许诺四字,心中一震,抬眸看他,他在认真地调色,许诺唇角微勾,承认吧,她是喜悦的,这种喜悦和重逢的喜悦又有淡淡的不同。

    有少许的甜蜜。

    翻开画册,里头都是她,不,应该说是过去的她的样貌,他是以许星的样子来画她的吧,叶宁远回头来,笑道,“好看吗?”

    “嗯,好看,我长的好看,你画得再难看也好看。”

    叶宁远手一顿,摇了摇头,“成,我知道你好看,我画的难看。”

    “那当然。”

    她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画,其实一个人作画用不用心,从画中可以看得出来,叶宁远是用了十分的心,画得如此之好,她看着都能看出他的心。

    他很爱她吧?

    爱一个人一年两年容易,可十几年了,难得他还有那份心思,然而,或许她该放下心结,不该如此折磨彼此,只要宁远能放得下。

    他们的人生,没有几个十三年,总不能再一次擦肩而过。

    “诺诺,你要是从小就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那你会腻了我。”

    “不会!”他说,“永远不会。”

    许诺只笑不语,她知道自己的个性很糟糕,他能喜欢,还真是意外,她以为宁宁喜欢那种活泼开朗的女孩子,而不是她这种。

    “有件事忘了问你,你想起一切,想不想和许家相认?”

    “不想!”她斩钉截铁地说道,合上画册,“就让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他们也没在乎过我的生死,我也懒得去理会他们。”

    对于那个家,说是没有恨,那是骗人的,她在迈克尔身边这么多年,虽说认了她当干妈,她也很疼她,可始终是隔了一层,并不亲厚,特别是后来和许星闹崩后,更不常走动,她不知道那位母亲是什么意思,但她的确不想和那家人有所牵扯。

    解释起来,也很麻烦,她对亲情的期待值不高,相反的,这些年给过她最好的,是迈克尔,当爹地,又当妈咪,给予她所有缺失的亲情,比起他们,迈克尔更亲。这也是为什么迈克尔遇害后,她会如此疯狂。

    “嗯,那我们就不提。”叶宁远从善如流,吻着她的唇,轻声道:“以后我不会让你孤单,你有我了。”

    许诺低下头去,唇角掀起。

    叶宁远揉揉她的头,让摆姿势画画,许诺非常不合作,叶宁远很苦恼,最后在他的软硬兼施下如他所愿的摆出一个姿势,叶宁远这才满意。

    他画画度并不快,一笔一笔画得很认真,那是他最爱的人呢,这么多年,他总是对着他心中的幻想去画她,第一次她站在她面前,第一次如此生动地站在他面前,长飘飘,白衣飘飘,表情生动,对叶宁远来说,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老天毕竟是眷顾着他的,终究把她还给了他。

    夕阳在她身上打了一层薄薄的光,海风虽大,却不冷,暖暖的,叶宁远摘了一朵白茶花别在她耳朵后,许诺道:“靠,花痴!”

    “不花痴,特别好看。”她的脸型很适合戴这样大花朵,长又足够漂亮,花朵这一别着,别有一番风韵,两人的审美显然不在一个水平上,他觉得美极了,她觉得傻呆了,不肯去的戴,他搂着她吻了许久,甚至连撒娇的手段都用出来了,许诺全部驳回,白茶花很漂亮,可戴在头上很傻,很天真。

    “诺诺,你乖一点嘛。”

    “傻死了,我不戴。”许诺的脾气比他大多了,叶宁远瞪她,她回瞪,说不戴就不戴,“顶多我把它化成红色的?”

    “呸,红色更花痴,更傻。”

    “画出来才知道效果,你怎么知道很傻?”

    “你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戴牛粪你都觉得好看,不用画也知道很傻。”许诺翻了个白眼。

    叶宁远严肃道,“诺诺,你不要质疑我的审美观,你要戴牛粪我肯定不说好看。”再说,牛粪怎么戴?

    许诺气结,叶宁远摸摸她的脸,“乖乖让我画,晚上就让你休息一晚,不然……”

    “你别欺人太甚!”

    叶宁远腹黑狡猾地笑,许诺最后还是妥协了,真的,今晚要是再来一场,她就要疯了,做ai也要讲究频率的,特别是她这刚开荤的身体。

    “你敢食言,你就死定了。”许诺警告道,叶宁远知道她妥协了,笑得和偷腥的猫儿似的。!。。!

    884

    885

    886

    887

    “的确可爱到爆棚。”叶宁远笑道,现场气氛很火辣,叶薇一把扯过叶宁远去当舞伴,叶宁远也不拒绝,墨小白呼声更高了,哥哥姐姐叫个不停。

    叶宁远也是跳舞极拿手的主,这一跳和叶薇搭配得很完美,和谐,看得墨小白都想要跳了,呜呜地叫着小哥哥,我们一起跳吧。

    墨晨说道:“我们跳没有美感,长大了跳。”

    墨小白开始期盼长大……

    程安雅走了过来,笑着和许诺说道,“诺诺,陪我走一走吧。”

    许诺看了看场中的叶宁远,他正和叶薇跳得欢快,她点点头,说实话,她喜欢程安雅,虽然在叶家相处时间不长,但她是让人很容易喜欢的长辈。

    两人站在高处,也能看见场中的男男女女热舞的情况,程安雅问她,“你和宁宁什么时候结婚?”

    啊……许诺没想到,程安雅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安雅笑得甜美,并无什么异样,许诺在想,她真的不介意海蓝一事吗?这件事始终是一块疙瘩,虽说答应叶宁远永远不离开,可一想到要面对他的家人,她就倍感压力。

    “你介意海蓝一事?”

    许诺点头,程安雅道:“许诺,海蓝一事已过去了,我们家一贯主张往前看。失去海蓝,我们已经很悲痛,若是宁宁再不开心,我们当父母的,心情会很糟糕,我失去一个女儿,不想失去一个儿子,你能让我儿子开心,这就够了。”

    她听叶宁远说过,他的爹地妈咪不介意海蓝一事,许诺心想,或许是叶宁远安慰她的而已,可乍一听她说这番话,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许诺非常的感动。

    指尖都在颤抖,心中有一种不可抑制的疼痛慢慢地伸展开来,程安雅的宽慰,让她愧疚,也许她看出来,她和叶宁远之间的心结。

    有些事,叶宁远说,远不如程安雅说,来得有信服力。

    比如说海蓝一事。

    “我真的很抱歉。”许诺说道。

    “我和阿琛都不怪你,你也不必说抱歉,不过既然你觉得抱歉,那我们也接受,所以,诺诺,你若真的觉得很抱歉,日后就好好对我儿子。”程安雅说道:“你死后,他一直不开心,这么多年一人在上训练,我们都没有陪着他,让他一个人承受了许多。以后你多陪陪他,多爱他,失而复得的人总是那般珍贵,我知道他不可能会放开你,所以,也请你不要因为别的理由放开他,他这辈子开心的时间不多,你以后千倍百倍地把快乐还给他吧,这是我这位当母亲的,唯一的心愿。”

    看着女子走向篝火晚宴的背影,许诺眼圈有些红,她的话一直在耳边盘旋,唯一的心愿吗?这何尝不是她自己的心愿呢?她何尝不知道她的石头这辈子开心的日子不多呢?

    她被谁都希望,叶宁远能够幸福,美满。

    他太早遇见她,太早尝到情爱的滋味,又太早的失去她,承受生离死别,那种难受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她心疼,这段日子的徘徊他看在眼里,心中也很害怕吧。

    怕她离开。

    她从小就不是这么犹豫不决的人,做事果断,从不为别人的生死折磨自己,可世间总有一人是例外的,总有一人是例外的……

    石头!

    远远看见他走出人群,四处寻找她的下落,程安雅往后指了指,他快奔了过来,敢跳完舞蹈,他的额上都是汗水。

    “不喜欢这场合?”

    “不是!”许诺笑了笑,“下面太吵了,这里可以安静地看你。”

    叶宁远一怔,倏地一笑,心底好像有无数的快乐泡泡冒出来,炸开了幸福的声音,许诺会说这样的话,让他颇感意外。她搂过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她已给过他一次意外,又给他一次意外,叶宁远着实要快乐得疯了,他吻她,她会回应,可这么主动吻他,还是很少见的。

    当然,叶宁远对这种主动送上门的美味是不会拒绝的。

    小腹间一阵火热,两人又贴得紧,许诺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紧绷,抵住她的小腹间,忍不住抗议了句,“石头,你真是……”

    “血气方刚嘛。”叶宁远搂着她的腰,一看下面的热闹,怕是要持续好长时间,来得及的,他倏地打横抱起许诺,闪到一颗大树后,大树挡住他们的身影,欢乐声不停地传来,那刺激仿佛是在一群人面前做ai般,两人都情动得快,这种禁忌的刺激更让人的yu望燃烧得快。

    叶宁远急切又疯狂地吻住她的唇,隔着衣裳抚-弄她的柔软,一手掀起她的圈子探进去,许诺呜咽一声,听着背后的欢叫声,前面又是他粗重的呼吸,许诺身子敏感得紧绷。

    他们在海里做过,也在上的岩石后做过,也在白茶花里做过,可还是第一次在人这么多的地方做,一想到他的亲人们都在附近,许诺就受不了,紧张和yu望瞬间湮灭了他们。

    叶宁远把她的裙子推到腰间,搂着她的双腿圈住他的腰,把她抵在胸膛和树木间,又准又快地沉入她的身体里,两人身上的衣裳几乎都是完好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着彼此。

    为了结束的这一章不被和谐,姐妹们脑补,要是结局这一章被隐了,我就各种杯具了,要是这样也被隐了,我可以确定是鄙视我了。

    事后,许诺气喘嘘嘘,两人抱在一起,好久平息狂跳的心和沉重的呼吸,都瘫软在青草地上,许诺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和他就这么衣服都不脱就这么做了两次。前面做了一遍还不算,硬是让她抵着树从背后再来一次,这姿势实在是……

    靠!

    “你赶紧出来。”许诺推了推他。

    叶宁远装死,“刚做完没力气。”

    靠,骗鬼去吧。

    她抬手刚要打,叶宁远就扣着她的腰,“诺诺,拜托你别再动了,我又想要了。”

    他的小兄弟还很精神地埋在她体内,若不是考虑到快要回去了,他还真想继续,这野外比忘忧刺激……

    许诺乖了。

    两人又搂在一起胡闹了阵,才收拾好自己,安许诺一看彼此的模样就恨,这回程安雅她们都看得出他们干过什么事了。

    叶宁远脸皮厚,一点都不在乎。

    “妈咪刚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许诺自然不会和他说,她偏头拍了他的脸,“石头,你说过要给我做一辈子的饭是不是?”

    “当然!”

    “嗯,那我可以现在就开始行使我的权力吗?”

    叶宁远愣了半晌,直到她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果断追上去,捧着她的脸就亲,最后吻住她的唇……

    诺诺,真的很感觉神明。

    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了你。虽然有过失落,有过寂寞,可始终,我把我最美好的一切,都给予了你。

    这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

    同志们,下面的章节我都要加标题的,你们可以选择看。

    宁宁的故事到此为止。

    我已经解释过理由了,月底才会打上完结,各位姐妹请体谅哦。

    888 大家都来忘忧

    最近屿有几处大型活动,都很热闹,叶薇和安雅无双等人每日玩得不亦乐乎,乐不思蜀,这节目是每几天一次,程安雅、容颜等人也很喜欢屿上的生活,于是众人决定多住一段时间。

    叶宁远搂着许诺,“二人世界泡汤了。”

    许诺拍了他一下,笑了笑,“乖。”

    叶宁远现,自从那日敞开心扉后,许诺变得爱笑许多,虽只是唇角掀起,不算是很灿烂的笑容,可这样的微微笑已实属难得。

    “再笑一笑!”他亲着她的脸颊哄着,许诺直接给他一拳,两人正打闹间,听到直升机盘旋的声音,不远处一辆直升机从海边低飞而来。

    两人相视一眼,都不知是谁。

    飞机盘旋一会儿,叶薇,安雅和十一等人都跑出来,正谈论着是谁,就见舱门打开,叶三少探出头来,挥了挥手,程安雅眸光一亮,算一算日子,他们在忘忧住了快一个月,她已有好长时间没见过叶三少了。

    叶薇和十一、容颜不免也想起家中那位。

    “妈咪,开心啦,你的口水要掉下来了。”叶宁远笑道,程安雅瞪他一眼,他搂着许诺依然坐在岩石上,低声在许诺耳边说些什么,许诺莞尔。

    直升机落地,叶三少率先走出来,令众人讶异的是,楚离也从舱门中走下,接着是墨大和墨玦,众小孩欢呼一声,女人们都笑起来。

    忘忧瞬间热闹起来,墨晔笑着抱过十一,“不是说半个月回来吗?”

    十一低低笑道:“忘了。”

    “下次不让你和叶薇出门了。”墨晔心想,十一和叶薇一出门,准是忘了归期,孤枕难眠啊,看这一次还得亲自过来追老婆。

    “下次再说。”夫妻两人相处这么久,十一自然也知道如何应对墨晔,他每次都说不让她和叶薇出门,可她也有办法和叶薇一起玩,不过大多时候她还是听他话的。

    墨家那对双胞胎很显然被老爹忽略了,一个哭丧着脸,一个面无表情。

    墨玦瞪着叶薇,叶薇反瞪回去,墨无双和墨小白在一旁鼓掌加油,看谁能瞪得过谁,墨玦瞬间转移目标揍墨小白,墨无双笑得甜蜜。

    男孩和女孩就是不一样,女孩多吃香。

    叶三少见安雅心情不错,心想旅游是正确的,只要她心情能好一些,他忍受一个月不见无所谓,不过一个月是极限,结婚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和她分开这么久。

    “想我没有?”

    “有点。”程安雅轻笑。

    楚离和容颜拥在一起说些贴己话,一个月不见,他的颜颜更美了,在楚离眼里,纵是倾国色也不及容颜,众孩子中,唯独卡卡得到爹地的关心问候,其余的一句都没有,卡卡不由得感慨,这就是人品,非墨斜睨他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

    889 墨晔和十一

    夜里,十一和墨晔在上散步,月光倾洒,一对璧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细碎了一地美好,两人的说一些悄悄话,耳鬓厮磨,亲昵宛若一人,十一总被他逗得满脸通红。

    逗她,是墨晔的兴致,每次逗弄她都让他有一种满足感,他喜欢看她羞涩的模样,你垂眸瞬间的风华,极其美好,他看了这么多年,每一次都觉得心中暖暖的,依然是过去暧昧悸动。

    结婚多年,又生育一对双胞胎儿子,照理说两人的感情再激烈也该慢慢地敛去,恢复细水流长,可他们之间从一开始也不是很激烈的情感,她是情绪内敛的人,他也是,从一开始就是他主导这段感情的走向,他亏欠了她,爱上了她。他花点小心思,让她爱上他,她人又单纯,感情纯真,极是好哄骗,他得承认,年轻的时候,总是爱这么哄着她,如今也是一样。

    感情从未褪色过。

    细水流长,他和她的感情,这个词更好能表达,除了她恨他那段日子外,两人之间一直走得平顺,他们不像叶薇和墨玦,十年如一日,天雷勾动地火的。

    甚至他都不明白,墨玦和叶薇为什么十年如一日都能这么轰轰烈烈,吵吵闹闹地过,这样安安静静的不是很好吗?

    人和人的性格不一样,感情所表达的方式也不一样,他更喜欢和十一这样静静,温温的,如一杯醇香的茶水。

    拉着她在沙滩上坐下,他顺便把她抱在怀里,十一窘迫地看四周,并无人,推了推他肩膀,墨晔轻笑,“这个月玩得开心吗?”

    十一点头,他玩着她的手指,十指紧扣,交缠,亲密无间。

    “你怎么有空过来?”

    “想你了!”墨晔笑着,拉着她的头,吻上她的唇,已不似前几年那边总是怕吻不够似的,总是狼吞虎咽,如今他吻着她,温柔又浓情,少了年少的激烈,多了一抹深浓和刻骨。

    他的确是想她了。

    她和叶薇不同,叶薇经常四面八方地走,偶尔两三月不回来是很正常的,可十一却不会,她很顾家,即便和叶薇出去玩儿,他想她了,打个电话,她也会心软回来。

    这一次出来,人在忘忧,电话不同,他只能寻来。

    她的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月下更如水蜜桃般美丽,上天待她是宽厚的,身体养好后,又苏曼的仔细调理,这些年极少有苦痛,也不操劳,时而和叶薇探险,人保养得极好,其实,她也不过三十一,美丽如初,这朵他呵护多年的花朵,开得更美丽了。

    墨晔搂着她,一起看海潮涌动,墨晔突然说道,“这些年,我都没怎么陪你。”

    “不会啊,都在家。”无论多忙,他都会回家,且黑手党的事情,她偶尔和他一起处理,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怎么会说没空陪她呢。

    再说,她也明白,墨晔是想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日后墨遥和墨晨,墨叶琰几兄弟会轻松一些。

    话说,这是无责任番外哦,不是连贯的哦,也许下一张就转到沙特苏曼家去了,哈哈。

    890 叶非墨和墨小白 裸奔

    墨晔笑拥着十一,轻声承诺,“等墨遥再大一些,我放下所有事情,专心陪你。”

    “好!”十一应着,墨晔温柔地抱着搂着,一起看享受海洋的宁静和宽远,过了这么多年,彼此默契十足,很多话无需说太多,彼此都明白。

    墨晔抱着她,已感觉自己拥抱了全世界。

    若不是她身体不适合再怀孕,他真想再生一名女孩来宠,每次看墨玦和无双腻歪在一起,他都好嫉妒,不过这样也好。

    屿上,一座别墅中。

    几个孩子很郁闷地围在一起,大人一来,好像他们都被忽略了,他们全部都谈情说爱,诉离别相思之苦,把他们几个小孩子都忘光光了。

    就连脾气墨玦和叶薇也腻在一起。

    几个孩子深深觉得,他们被忽略了。

    叶非墨最淡定了,拿着他的游戏机面无表情地打,一边凉凉地说,“又不是第一次被忽略,用得着摆出怨妇脸吗?”

    特比是墨晨和墨小白,拉长了脸仿佛谁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

    众人一致鄙视他,卡卡摸了摸小非墨的脸,聊表同情,叶非墨眉梢一挑,冷冷一笑,“都看我做什么,哪儿说不对?”

    众人再鄙视。

    卡卡道:“非墨难得说这么长的句子,你们也太不给面子了。”

    “小表哥还是闭嘴好了。”

    “我们来搓麻将吧,谁上?”墨晨兴致一来,举手问,这是他们的经典娱乐啊,直升机就有两幅,墨小白挥拳,也不待人反应,蹦跶的跑去拿麻将。

    叶非墨兴致缺缺,“我不打。”

    墨无双也没兴致,卡卡和墨遥相视一眼,他们两人和两小白打,太有辱智商了,两人也果断不打,墨小白抱着麻将回来没人愿意打,他泪了。

    “你们比乌龟还讨厌。”墨小白傲娇一跺脚,二话不说,直接点名,“小表哥,卡卡,你们打。”

    无双抱手看戏,墨遥冷冷地挑眉,那目光瞅着墨小白凉飕飕的,于是弱弱地问,“哥哥要打吗?”

    墨遥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直把墨小白拍到西伯利亚冰山去,墨小白更泪了,没有第一声问墨遥,他觉得很无辜……

    大哥一如既往的可怕。

    呜呜……

    “小哥哥……”墨小白深情地喊,墨晨立刻举手,“来了,来了,来了,小表哥,你一定是怕输是不是?”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分节阅读63 公主天下:情困空余恨(安白芷) 我的美女军团(夜梦寒)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禾千千) 我陪女神玩网游(跳舞的水) 猫行天下(五姑娘的眼泪) 食色天下(石章鱼) 婚不由己:妻上瞒下(冰雪悠悠) 绝情总裁请放手(长安妖) 遥仙(梦入修仙) 仙城之王(百里玺)